您现在的位置:防灾网>防灾新闻>人物专栏>精彩头条

河北师大教授陈超先生辞世,社会各界缅怀诗人风骨
分享 | 2014年11月03日 14:12  来源:燕赵晚报  作者:孟醒石 黄蓥

“陈超先生,你激情澎湃,用智慧为我们打开诗的漂流瓶;你文思泉涌,以宽厚照亮我们的文学路……安息吧,老师,天堂也有不停旋转的风车,你和李白、海子对酒当歌。”2014年10月31日凌晨,河北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陈超先生不幸离世,享年57岁。连日来,社会各界沉痛缅怀诗人、作家、评论家陈超先生,他的离世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。

 河北师大文科楼四楼设立陈超先生的哀思堂(图来自网络)
 

 

陈超先生生前在给诗歌爱好者讲课(孟醒石摄,资料图片)

 

在殡仪馆大院,诗人们自发朗诵陈超先生的诗歌,用诗人特有的方式缅怀陈超先生

 

 在殡仪馆内,各界人士为陈超先生送行。(摄影/张海强)
 
 
【“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”之一】
 
     2014年10月31日凌晨,河北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陈超先生不幸离世,享年57岁。
     陈超,祖籍河北鹿泉,1958年10月27日生于山西省太原市。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大中文系,并留校任教。现为河北师大文学院教授、博导、学术带头人,兼任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特聘研究员、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、《新诗评论》编委、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主要研究方向为现代诗学、比较诗学、现代西方哲学。主讲课程为中国当代文学、现代诗学、中国先锋诗歌研究、现代西方哲学、中外诗歌佳作细读。2007年4月—5月,应纽约大学东亚系邀请,陈超赴美进行学术交流。在美期间,还应邀赴耶鲁大学、加州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进行学术研讨及双语诗歌朗诵。
    “我的好兄弟、好朋友陈超,急匆匆地走了,让我们震惊、悲恸、感叹,不敢接受这个现实。”著名诗人、鲁迅文学奖得主大解撰文说:“作为诗人和理论家的陈超,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文化遗产和精神遗产。记得诗人姚振涵说过,有陈超在,任何路过河北的诗人,都不敢昂头走路。这虽是一句玩笑话,但却道出了陈超在全国诗坛的位置和影响力。陈超从1980年代的《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》开始,就一直跟踪当代诗歌创作的前锋,做出了同步的扫描和引导,为新诗探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。随后,他的诗学论著《生命诗学论稿》问世,确立了自己的学术立场和激情饱满的写作姿态。这种立场在后来的著作《打开诗的漂流瓶——现代诗研究论集》《当代外国诗歌佳作导读》以及诗集《热爱,是的》《陈超短诗选》中体现得更加充分,并在《中国先锋诗歌论》中达到完善和加深,成为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。陈超凭借自己卓越的创作成就先后获得了河北文艺振兴奖、庄重文文学奖、《作家》最佳诗歌奖、鲁迅文学奖等重要奖项。”(大解《陈超,我说,你听着……》)
    其中“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7年度评论家奖”授奖辞为:“陈超的文学批评洋溢着一种诚恳的感悟力,也充满理解、对话和价值确认的渴望。他持续二十年的先锋诗歌研究,是对正在演变的诗歌事实的艰难指证,也是对这个时代想象力的高度、诗歌精神的宽度所作的卓越解读。他出版于2007年度的批评论著《中国先锋诗歌论》,以诗歌史写作的庄重和对个体写作者的关怀,从先锋诗的困境、可能性的激烈论辩中,为当下复杂的诗歌境遇重新确立起了方向感。同时他对众多诗人的再阐释,使那些孤独的灵魂获得了当有的尊敬,并使一种深入生命的写作远离了被遗忘的命运。作为少数几个能直接影响诗人的批评家之一,陈超自由、独立的学术旨趣,醒目、活跃的创造精神,正在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诗歌研究在文学版图中的重要意义”。
   
【“陈超离去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”】
   
    10月31日傍晚,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专程从北京赶到石家庄,为陈超送别。当天下午17时许,身穿灰色上衣的铁凝现身位于石家庄南二环的河北师大文科楼。
    根据陈超先生家人和他任教的河北师大相关人士等的商议,10月31日中午起在河北师大文科楼A座四楼设立陈超先生的哀思堂。哀思堂靠东墙的桌子上,陈超先生巨幅黑白照片被菊花与百合围绕着,照片中的他坐在椅子上,表情是人们熟悉的沉静笑颜,哀思堂南北两侧长桌上还摆放了陈超先生的著作。
    一走进哀思堂看到这幅照片,铁凝就红了眼圈,工作人员将她带来的鲜花放到桌子右侧,她上前用双手整理好花上的飘带,只见飘带上写有:“痛悼陈超——挚友铁凝”。铁凝面朝照片连鞠了三个躬,起身看着照片默默流泪,十几秒后她一度试图开口却哽咽了喉咙,最终她抽噎着说道:“我从北京赶回来为你送别。”
    随后铁凝还代表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再次鞠了三个躬。走出哀思堂,铁凝向河北师大有关负责人表示,“陈超的离去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,陈超是个很宽厚、实在的人。我跟他们家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。”她还当场询问:“我们中国作协能做什么?”并表示能解决的一定尽力,她还问及陈超先生的家人近况。之后她又赶往陈超家中探望。记者从铁凝秘书那里获悉,铁凝是10月31日中午获悉陈超辞世的消息,当即决定以私人身份赶回石家庄为老友送别。由于铁凝11月1日要去外地出差,当天他们连夜赶回了北京。
    众所周知铁凝曾任河北省作协主席,在燕赵大地生活工作多年的她与省内一批作家情谊颇深,这其中就有陈超。曾有人评价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是铁凝研究的大本营,自称“熟悉铁凝的大部分小说”的河北师大教授陈超就是一位铁凝研究的专家,他曾撰写过多篇铁凝小说的论文,其中的一些论点被广泛引用和转载。而铁凝和包括陈超在内的省内作家的交往也十分感人,河北省作家李春雷在《铁凝的风格》中就写道,2004年底他和陈超、郁葱同届获得鲁迅文学奖,时任河北省作协主席的铁凝决定请他们聚餐以示祝贺。“我们进入房间后,只见每人的座位前放着一个大大的红包,上面一朵鲜花,香喷喷的,看着我们微笑。打开来,是一张红灿灿的大贺卡。再打开,贺卡左侧印着我们各自的头像,和得奖作品里的一段经典语言,右侧是省作协领导班子的热情寄语,下面是他们几个人的签名。这是一张特意量身定做的极具纪念意义的贺卡!不用说,这是铁凝的用心。”李春雷记得:“那一天晚上,我喝醉了。连从不饮酒的陈超老师,脸上也酡红红的。”
   
【“陈超是儒雅博学的老师”】
   
    陈超先生不幸离世的消息,通过短信、微博、微信、百度贴吧极速传播着,所到之处,惋惜声哀叹声不绝于耳。连日来,省会学界、文艺界人士纷纷到河北师大文科楼哀思堂缅怀陈超先生,而更多的是陈超先生教过的学生,上千人自发从省城各地,甚至天南海北赶过来,眼含热泪,为先生送行。
    “当校友QQ群中传说陈超老师走了,我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。证实之后,大家沉默不语,安静地可怕,随后又哭声一片。”市民张先生泪流满面,“已经毕业十多年的老同学,从北京、上海、太原重返石家庄,就是为了与陈超先生见最后一面。”
    河北师大文学院2004届毕业生袁增欣说:“陈超先生的文学成就很高,但绝不是古板的老学究,而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。他的文学课深受同学们欢迎,每次阶梯教室都坐满了人。至今我还记得,陈超给我们上第一节课时,朗诵他自己的诗作《风车》激情澎湃的样子,非常震撼。让我感觉他就是那个充满理想与风车搏斗的堂吉诃德。从不了解诗歌的我,一下子爱上了诗歌。毕业后,我在高校任教,后来又去北京师范大学访学专门研究诗歌,就是因为陈超老师启发了我,使我走上了学术之路,并乐此不疲。”
    还有一些学生,并非中文系学子,但爱“蹭”陈超老师的文学课。“我是河北医科大学学生,酷爱诗歌、文学,就悄悄地来旁听陈超老师的课,一开始跟做贼一样,后来发现蹭课的人很多,还有很多市民。我的胆子就大了,开始参与课堂上的讨论,还拿出自己的诗作请陈超老师指教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为我逐字逐句修改,教我去读哪些书。”市民侯女士说:“正是在陈超老师的指点下,我的诗歌作品从稚嫩逐渐成熟,并发表了很多。”
    本报记者在2004年就曾冒充学生,到师大旁听过陈超老师很多课,切身感受到了陈超讲课时的课堂氛围。陈超先生旁征博引、纵观古今,从李商隐的《锦瑟》讲到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默《脸对脸》;从中国传统诗学的“言志说”、“缘情说”、“境界说”,讲到西方诗学的“启智说”、“想象说”、“形式说”、“生命体验说”。陈超的每一节课都是诗歌的饕餮盛宴,台下的学生如痴如醉,因为陈超先生一上来就告诉大家:“诗歌不会让人活的更好,却能让人活的更多。”这个“多”字,就是人生情感的丰富和宽广。
    “陈超在校园里深受学生爱戴,不仅是学生们的文学导师,也是他们的精神导师。”诗人大解在缅怀陈超的文章中说:“我知道爱戴你的女生特别多,可谓美女如云,但在你身上却没有一丝绯闻。可以说,你是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正直的人,一个儒雅而又可爱的人。”
    的确是这样,陈超是河北省教学优秀教师,从教三十余年,桃李满天下,他的弟子既有学界带头人,又有文坛大家,他们与陈超老师的关系是“一日学生,毕生挚友”。师大毕业多年的人,只要回想起学生时代,无不想到令人激情燃烧的诗歌。“青春岁月,有诗歌相伴,真好。懵懂年代,有陈超先生启发,真好。”
    对于陈超的不幸去世,河北师范大学校方表示非常难过和惋惜,并称陈超是该校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,他在世的时候为学校做了很多工作和贡献,不管在教学上科研上还是做人上,都是学校里的一个楷模。令人难过的是,陈超先生这几年深受抑郁症的困扰,承受了极大的痛苦。即便是这样,他仍饱含激情坚持上课,不让每一位爱他的学生失望。就在陈超老师病发当晚,他还在为研究生、博士生批改作业。“希望大家以陈超老师为榜样,踏实工作,努力学习,化悲痛为力量,以慰藉陈超先生的在天之灵。”
值得一提的是,在治丧期间,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相关负责人、讲师教授,纷纷到陈超家中慰问,安抚遗属。尤其是陈超老师的学生,自发为老师守灵,眼含热泪,忙前忙后……令吊唁者无不动容,“陈超有这样的学生,值了。”
    还有很多前来送行的人,是陈超老师的读者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,陈超编著的《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》,影响了很多文学青年,使他们走上了诗歌之路或诗意人生。他们挤出时间专门吊唁陈超先生,同样也是在缅怀青春。
 
 
 

网友评论

热点图片

新闻排行

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

国家地震局 | 国家环保部网 | 中国林业新闻网 | 水利网  | 湿地中国  | 中国防灾网 |  河北林业网 | 河北农资网  | 宝贝回家  | 新华网 | 新浪网 | 人民网 | 凤凰网 | 环球网  | 长城网俱乐部  | 燕赵名企网 |  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  | 石家庄贷款 | 石家庄典当行  |地震应急包  | 新华视野影像|筑家装饰 ∣ 国家质检总局 

关于防灾网 | About cibeicn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防灾网招聘 | 投稿 | 客服中心 | 留言板 | 网站导航 |   
Copyright © 1998 - 2010 cibeicn. All Rights Reserved   网络实名:防灾网  中国防灾网  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10200052号  冀ICP备10200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