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防灾网>防灾新闻>人物专栏>精彩头条

红莲:从理发师到诗人
分享 | 2015年01月09日 11:01  来源:河北青年报  作者:张翠平

“她不断地换工作——服装厂女工,理发师,绘图员,医院杂工,幼师/十八岁开始,她渐渐学会了生活里的十八般武艺,尝过了味道里的涩和苦。多好的结果啊,她终于活成了/一棵杂草,到哪里也死不了了”这首诗的名字叫《她》,作者是从城市底层走出的河北女诗人红莲,诗中的“她”也是红莲。

诗人红莲 

本名梁文昆,1974年生于正定,其诗作曾在《中国诗歌》《诗潮》《诗刊》发表。

 

打工生涯

学过理发 也做过幼师

 

红莲本名梁文昆,1974年出生于正定。就像这首带着自传性质的《她》,红莲经历了漫长又“跳跃”的打工生涯。

红莲告诉记者,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服装厂打工。后来,她学过理发,在一家私人工厂打过工,在医大三院当过临时护工,再后来呢,在一家私人幼儿园当幼师。

这些工作,红莲有的做了一年,有的做了七八年,时间不固定,工作之间也没什么联系。

为什么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?红莲说,自己只高中毕业,那些年,找工作看文凭,只能这样东一家西一家打工,干的都是最底层的工作,没有技术含量,不要求文凭。

当然,这样的工作收入也都不高。“最早的时候,整体工资很低就不说了,后来每份工作也都一个月就一千四五百块,没保险,随时可能失业。”红莲告诉记者,近两年她才以个人名义开了一个保险账户,每年自己交保险,“要交的钱挺多的,以前每年七千多,现在八千多,挺舍不得。”

收入少,红莲写诗后,连买书都成了甜蜜的负担。“现在家里两大橱书,都是写诗后才陆续买的。买书很花钱的,虽然我老公不会真的管,但我都是偷着买,买了放到书架上,他只看到书多了。”

 

在平凡工作中拾取诗意

 

复杂的生活履历,也给诗人带来了收获。红莲写诗后,有些诗歌会涉及以前的工作——

“这里有十九双年幼的眼睛/它们一会儿打开,一会儿关闭/十九双眼睛对应着十九颗小心脏/相同的小心脏里,埋着不一样的小脾气”(《苗苗班的眼睛》)

“每张床上都躺过一个呻吟的故事/每张床单都做过/献血的稿纸”(《骨科病房》)

“我以为我会在一个制衣车间/虚度掉冒着鲜草气的青春。那里狭小又闷热/我很不喜欢/可现在想来那段岁月那么短”(《局面》)

这些在平凡工作中拾取的诗意,让枯燥而辛苦的打工生活变得“惊心动魄又精彩纷呈”。

于是,红莲跟脑瘫诗人余秀华、送过快递的秦兴威、矿工诗人老井、私企打工的小西一起,被当成底层诗人的代表,半个月多前,她应约到人民大学参加了“日常生活,惊心动魄”诗歌朗诵会。

 

创作之路

“邂逅”诗歌缘于被朋友拉进诗歌论坛

 

红莲告诉记者,自己跟其余四位诗人还是有所不同。

写诗前,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,她跟文学、诗歌甚至书籍距离很远,跟普通打工者没什么不同。

直到2008年,她被一位朋友拉进诗歌论坛,上中学时的文学梦才开始发芽。直到现在,红莲都觉得进入诗歌论坛是天注定的,是她跟诗歌的缘分,“如果当时进入的是别的论坛,可能就不会写诗了。”

“我记得论坛的名字叫‘潮流’,当时正举办一个诗歌比赛。我就去注册,然后写了一篇《邂逅》,写得又矫情又空又假。”不过当时红莲没有意识到不好,开始疯狂创作诗歌,有时候一天好几首,有时候还会跟别人对诗。

在诗歌论坛玩了一两年,红莲渐渐认识了一些诗歌圈的朋友,在他们的影响下,红莲的诗渐渐脱离了游戏之作的范畴。

2010年,《诗选刊》的编辑发现了红莲,选了她一组诗在《诗选刊》发表。

一个月后红莲又参加了在邯郸举行的河北第三届青年诗会,在参会人员的名单上,红莲被这样介绍:女,正定万德福春联厂职员。

会后,《诗选刊》为与会诗人出了一个青年专号,这是红莲的诗歌第二次正式发表。

从这以后,红莲的诗歌陆续在《中国诗歌》《诗潮》《绿风》《诗刊》《扬子江诗刊》《青年文学》《草原》等刊物发表,红莲说现在对发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,近两年也不投稿了。

 

从“游戏”到“写生活”

 

不主动投稿的红莲,近期出了一本诗集《平衡艺术》,这是作家出版社“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”中的一本。

这套丛书是作家出版社1994年发起的,每年他们都会从来自市井、乡村、边陲山野、城市底层,选取有生活底蕴、文学才华和写作功力的青年作家,给他们出书。

红莲是2014年“文学之星”之一。红莲用平易而亲切的语言,表达女性精神的独立、灵魂的高洁、人格的尊严,让丛书编委成员叶延滨读到了“属于知识女性的那种自觉与自信”。

这种自觉和自信,在红莲的“主打诗”《平衡艺术》中,有更真切的表达:“如果你是一张白纸/我就是白纸角上的卷边/如果你是新鲜空气/我就是靠在青砖墙上的木质梯子……如果你是之前/我就是后来/如果你是笑声/我绝不是哭泣……”

红莲早期的诗多是情诗,后期的诗中,红莲视野里的东西逐渐多了起来:有住院的老太太——“大女儿不是在偷偷地/索要账号密码吗?二儿子刚刚完成了/老房子的过户手续,三儿子/没东西可要,就发脾气”;有街头卖橘子的男人——“一个顾客也没有。此刻/这车橘子埋在最西面的那只成了他/发愁的核心”;也有饿死的曾祖父——“一九五八年秋,生产队收走了/老闫家所有缸里的粮食和炊具/我的曾祖父,一个八十五岁的倔老头/连续七天没有进食/饿死在自己土炕上/出殡时,木质的棺材/殓着一把瘦骨,十个小伙子/却怎么都抬不起来”。

红莲的转变从2010年参加诗会开始,“以前就是玩,诗会以后,我开始正视写诗这件事,不能玩了,你得写生活,写自己。”

近两年,红莲有了“要当一名诗人”的明确意识,她认为诗人应该“写季节和它的花朵、落叶”,也要写“时间留下的一些影子,爱和不幸,写思想的内核、事物的本质,规律的钉子”。

 

公益之心

诗歌可以从生活特别重要的位置挪开了

 

去年3月份,红莲又换了新工作,在中国防灾网编辑部做编辑。这是一个公益性质的网站,创办人是红莲的朋友、诗人宁延达。

自从做了这份工作,红莲写诗少了,也不再把写诗当回事了,即使去北京参加了那个诗歌朗诵会,红莲内心想离开诗歌的念头一点都没变。

红莲告诉记者,2008年以前,诗歌在她的生命里是一颗种子,2008年以后,种子发芽了,可能也结了一点小果子,但现在诗歌可以从她生活里特别重要的位置挪开了。“以前我把诗歌当成精神的全部,但现在和打磨一首不错的诗歌作品相比,我更爱修补生活里那些破碎的东西,比如贫穷,比如一个孩子没法完成的梦。”

虽然红莲下定决心离开诗歌,但诗歌似乎不愿意离开她。“我们老板也是诗人,他不愿意我为了工作放弃诗歌,元旦这几天他特意跟我说,歇几天吧,写诗歌吧,我就试着写了几首。”

不过休完假上班后,红莲又把诗歌放下了。红莲说,就顺其自然吧,有大块时间的话,还会写诗,但平时工作时间不写了。“我觉得没什么遗憾的,少写几首诗而已,我现在做的工作我挺喜欢,我也没虚度生命。”

公益是红莲的选择,这选择源自她的自我需求,现在让红莲辗转反侧夜不成寐的不再是诗歌,而是一笔笔筹不上来的善款。“我现在手头有十个孩子,找不到能救助他们的对接单位,到现在没帮上他们,我心里特别难受,焦虑得睡不着,我发现能做的太少了。”

 

编辑:xiaoxi

 
前一篇:关于曼德拉

网友评论

热点图片

新闻排行

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

国家地震局 | 国家环保部网 | 中国林业新闻网 | 水利网  | 湿地中国  | 中国防灾网 |  河北林业网 | 河北农资网  | 宝贝回家  | 新华网 | 新浪网 | 人民网 | 凤凰网 | 环球网  | 长城网俱乐部  | 燕赵名企网 |  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  | 石家庄贷款 | 石家庄典当行  |地震应急包  | 新华视野影像|筑家装饰 ∣ 国家质检总局 

关于防灾网 | About cibeicn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防灾网招聘 | 投稿 | 客服中心 | 留言板 | 网站导航 |   
Copyright © 1998 - 2010 cibeicn. All Rights Reserved   网络实名:防灾网  中国防灾网  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10200052号  冀ICP备10200138号